荷蘭國際集團(ING)首席歐元區經濟學家Peter Vanden Houte指出,歐元區經濟一直保持著令人驚訝的增長,現在的經濟增長率已經牢牢地徘徊在2%的門檻之上。

核心要點:

政治風險並沒有消失,德國大選的結果幾乎粉碎了進一步整合的希望,這可能會讓歐元區建設更加穩固。隨著通脹持續走低,歐洲央行可能會繼續實施量化寬鬆政策,持續時間比預期要長,不過每月的購買量會下降。第一次加息發生在2019年之前是不可能的。

專家們一直在對歐元區經濟全年的增長前景進行修正,因為經濟指標一直令人意外。事實上,在年初,2%的增長率看起來遙不可及,我們現在可能已經超過了這個水平。在大蕭條期間經歷了房地產大蕭條的國家像荷蘭、西班牙和愛爾蘭經濟增長很可能甚至會將經濟增長數字超過3.0%。但好消息是,一些已經落後的成員國比如意大利,現在也看到了更強勁的複蘇跡象。與此同時,法國一個更加註重改革的政府似乎也在進行結構改革,這可能會提升法國經濟的增長潛力。在經歷了7年的擴張之後,德國的強勁勢頭仍然沒有顯示出多少放緩的跡象。

現在的複蘇是自我強化的,因為需求的上升導致了所有經濟領域的就業增長,增加了可支配收入,從而也提振了消費增長。即便是歐元走強也不會對出口增長產生太大影響,而出口增長仍相當強勁。

在經濟走強的背景下,金融市場似乎不太擔心政治緊張局勢。西班牙中央政府與加泰羅尼亞政府之間的衝突並未對金融市場造成衝擊。而在2018年5月之前舉行的意大利大選,似乎不再是出現在市場上的雷達屏幕上了。也就是說,更強勁的周期性複蘇並沒有解決歐元區建立的斷層線。儘管法國總統馬克龍意圖通過加強法國-德國軸心以建立一個更加一體化�歐元區,但德國的選舉結果卻讓人們對改革的希望破滅了。

與此同時,通貨膨脹率仍然過低,歐元匯率走強並沒有真正幫助歐洲央行將通貨膨脹率控制在接近2%的水平。在這一點上,歐洲央行除了繼續實施極其寬鬆的貨幣政策之外,幾乎什麼都做不到。然而,隨著量化寬鬆計劃日益受到債券稀缺問題的影響,歐洲央行除了減少每月購買量外,幾乎沒有其他選擇。然而,我們相信,央行將通過延長量化寬鬆計劃比市場預期更長的時間來減輕這種聲明可能產生的負面市場效應,可能到2018年底。這也將給我們提供一個遠期的指導,即在量化寬鬆計劃結束前利率不會提高,這意味著首次加息將推遲到2019年。

** Fxstreet.hk 新聞編輯部,FXStre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