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本來應該是美聯儲和美元年,結果卻是歐元和歐央行年。毫無疑問的是在過去的12個月裏央行們是市場的主要推動力,此外還有政治。

如此前承諾的,美聯儲在2017年加息3次,同時歐央行仍維持QE,不過將購買規模減半,並延續至2018年。美國和歐元區經濟在2017年度繼續增長,不過歐元區經濟增長步伐超過了美國。意外的是通脹仍然受抑制,起碼美聯儲主席耶倫是如此說的。然而通脹不僅僅是美國面臨的問題,歐元區也同樣如此,這也是歐央行延續QE的主要原因。此外歐央行還擔心的是歐元太強會影響到經濟增長步伐。
欧元区通胀
從最新歐元區官方數據來看,歐元區2017年11月的通脹年率為1.5%,10月份為1.4%。從歐元區通脹的主要分項來看,能源年率最高,11月份為4.7%,10月為3.0%,然後是食品,酒精和煙草,服務業和非能源產品。
EUR/USD
美國方面,美國統計局公布的11月城市居民消費者物價指數季調後為0.4%,在過去12個月所有項目指數上升了2.2%,能源指數上升了3.9%,為所有項目增長貢獻了大概四分之三。汽油指數增長了7.3%,其他能源分項指數也同樣增長。食品指數在11月份維持不變。

無論是歐元區還是美國,很明顯能源價格是通脹上升的主要推動力,這並不是央行們所需要的。核心通脹仍低於美聯儲所期望的2%,而歐元區則是低於但是接近2%。

2018年的央行們

在即將到來的2018年裏,歐央行將每個月的資產購買規模從600億歐元縮減至300億歐元,自1月份開始,並起碼延續至9月,如果有需要還會更長。歐央行目前離加息還遙遠。

美聯儲方面,預計在2018年會加息3次,並繼續縮減資產負債表,該計劃自2017年10月開始,不過僅僅是每個月減少100億美元,額度每個月會每3個月緩慢增加壹次,直到達到國債每個月300億美元和抵押債券200億美元。此外美聯儲自2月份開始將會由鮑威爾擔任主席,市場將關註他如何處理貨幣政策。

除了鮑威爾這壹可能的意外因素外,市場預期美聯儲會繼續貨幣政策正常化,預期不會有重大意外。

政治:“讓美國再度偉大”

壹份報告不足以形容政治在2017年裏如何影響外匯市場。英國退歐和特朗普贏得大選在過去12個月壹直是市場焦點,而且沒有跡象顯示這些因素在2018年會退居幕後。事實上,似乎政治將會在2018年起碼跟央行壹樣繼續主導市場走勢,如果沒有超過央行們的影響力的話。

特朗普在競選時做出的眾多承諾中,除了稅改在2017年結束前得以通過外,其他方面似乎都還未能兌現。醫改法案已經多次被擱淺,盡管共和黨在議會占有多數席位。在基礎建設方面還沒有任何消息,不過保護主義措施以及對朝鮮的戰爭威脅每個月度都會時不時成為頭條焦點,而與墨西哥的邊界墻目前還沒有建起來。

特朗普把中國,加拿大和墨西哥,基本上差不多其他每個國家都看成對手,在競選時他在針對中國的貿易上的懲罰承諾越來越難以執行,相反因為經濟聯系的增加,他開始跟中國談判。他還時不時威脅打破跟墨西哥和加拿大23年以來的自由貿易協定。在當前全球化加深的模式下,美國政府僅僅是想讓“美國再度偉大”。

美國離開全球化模式,世界很可能仍會繼續,同樣美國很可能也是,未來的時間可能會很有意思。歐洲方面,主要的政治問題是退歐談判。不過到目前在分手費,愛爾蘭邊界問題以及公民權利上已經取得了第壹階段的進展,2018年的第二階段談判將更為受關註。

在2018年裏鮑威爾將會需要應對頑固的低通脹以及特朗普政府的財政措施,而德拉吉則需要在更為強勢歐元的情況下來處理好經濟增長和溫和通脹之間的平衡。

歐元/美元:

在2018年歐元/美元大概上漲了13%,今年9月在1.2092築頂,從2015年1月到2017年7月,歐元/美元壹直限於1.0400-1.1460的區間,隨後的漲勢在9月貨幣政策會議後進入了盤整階段,考慮到未來的央行利率決議是高度可預期的,投資者在尋找新的刺激因素來決定趨勢。顯然最可能的推動因素是政治。

雖然歐元/美元上行動能有所減弱,不過只要回家仍在1.14/1.15區間頂部上方,空頭仍沒有機會。事實上在1.0450區域的多重底部表明匯價有進壹步看向1.2500的可能。歐元可能會違背德拉吉的意願,我們需要準備好在2018年擁抱更為強勁的歐元。

** Fxstreet.hk 新聞編輯部,FXStre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