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位飆升至歷史新高,多個債券巨頭面臨壓力

在後金融危機時代,華爾街的主流預期自然是看好全球經濟前景。許多債券基金同樣猛烈押注全球經濟增長。

多位金融界大鱷累計押注了逾千億美元做空債市,認為全球經濟會開足馬力運行,從而提振西方市場的國債收益率和新興市場的信用債品種。目前,債券空頭頭寸正處於紀錄新高的水平。

然而,彭博社指出,眼下,這些交易面臨著很大風險。一方面,由於核心通脹率增長乏力,加之避險資金源源不斷流入,可能令發達市場較長期債券的收益率持續承壓。另一方面,全球貿易局勢持續緊張,加之美元走強,令新興市場反彈無力,也可能使唱多經濟前景的這一預期面臨撲空。如果出現這些情況,那麼這些空頭將遭遇“完美風暴”。

上述媒體援引Brandywine Global Investment Management管理580億美元固定收益資產的投資組合經理Jack McIntyre表示:貿易緊張局勢破壞了我們對歐洲增長的預期前提。要使我們的歐洲短久期倉位再度有超群表現,我們需要明確了解貿易形勢將如何發展。

除此之外,彭博社還指出,造成這一主流預期撲空的不只是緊張的全球局勢。貿易保護主義威脅、歐洲政治風險、物價上漲乏力、以及美聯儲順利退出刺激措施並實施加息,這些均對債券期限溢價構成壓力。

近來,多個債券巨頭面臨壓力。今年上半年,格羅斯旗下旗艦基金Janus Henderson Global無約束債券基金面臨5.8億美元資金贖回,淨值已經下跌了6.3%,管理的資產規模降至14.8億美元。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格羅斯一直押注美債與德債收益率差距一定會縮小,而事實是由於意大利有可能離開歐元區,引發了美債與德債收益率差距擴大。

相關話題
  • 貨幣
  • 投資組合
  • 美元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