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師:特朗普認定中國是"匯率操縱國”,完全是自圓其說,謀取利益

週一美國總統特朗普指責俄羅斯和中國,稱在美國維持加息的情況下,中國和俄羅斯操縱貨幣貶值,美元下跌承壓。這與美國財政部判定中國並非貨幣操縱國的決定相矛盾,這表明特朗普並非決意要緩和與中國的矛盾,而是要加深與中國的緊張關係。

有分析師認為,美國認定一國是否為“匯率操縱國”,依據是2015年頒布的《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行法》中設定的三大標準:一是被審查國對美國擁有超過2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二是被審查國經常賬戶順差佔其國內GDP的比重超過3%;三是被審查國在12個月內累計外匯淨交易額(即為阻止本幣升值淨買入的外匯頭寸)超過GDP的2%。只有以上三條標準同時具備,被審查國才被確認為“匯率操縱國”。

據美國商務部的統計數據,去年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為3752億美元,以13萬億美元的GDP規模計算,即便不剔除資本賬戶下對美逆差,中美順差與GDP之比只有2.9%;與此同時,去年中國在外匯市場買入的美元為1200億,佔比不到1%,與此相對應,去年人民幣對美元還大漲了6.3%,且今年第一季度再次升值3.7%,分別打破了近10年的年度升值與季度升值紀錄,若再拉長一點時間,自“8.11”匯改以來,人民幣實際累計升幅已近20%,由此非常清楚地看出其根本不存在低估之嫌。這樣,按照美國的三條標準,中國僅符合一條,未被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應當是在情理之中。

特朗普在國內大幅減稅,以吸引製造業回歸與國際資本增資美國,對外尤其是針對中國而言,特朗普需要美元貶值,一方面是藉此促進出口,另一方面是增大中國的原油、芯片等產品進口成本,同時稀釋中國外匯儲備的價值。概言之,在與中國的政策博弈中,只要是對美國有利或者對中方不利,特朗普都會默而認之,對待目前人民幣匯率當然同樣如此。

料定特朗普也不會斷然扔掉可以拿來偶爾制衡或恐嚇他國的“匯率操縱國”這一傳統工具,而且極有可能將其視為針對中國的一個重要籌碼。事實上,從競選階段放出上任第一天就將中國確定為“匯率操縱國”的狂言,到上任後明確表示要就匯率問題與中方談談,再到後來提出以“不公平補貼”的概念替代“匯率操縱”的說法,特朗普事實上從來沒有放棄過對人民幣匯率的關注。而且按照美國財政部的標準,中國連匯率監測國也夠不上,但最終偏偏與日本、德國、韓國、瑞士和印度等國一起掛在了“匯率操縱國”的觀察名單上。之所以如此,就是特朗普大筆一揮擬定了一個新標準,即如果美國與一個經濟體的貿易逆差占美國總體貿易逆差的比例較大,即便該經濟體僅滿足三條標準中的一條也要列入監測名單,如此任性顯然是衝著中國而來。依此推斷,只要將來某個時候需要,特朗普還會就匯率問題人為地調準變焦,中國政府必須做好與其進行智勇較量的充分準備。

相關話題
  • 美國
  • 中國
  • 貨幣
  • 美元/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