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大製裁土耳其經濟雪上加霜,埃爾多安呼籲放棄美元力圖“”斷臂求生”

8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將對土耳其鋼鋁關稅提高一倍,分別達到20%和50%。雖然美國接二連三的製裁,使得土耳其里拉持續暴跌,但總統埃爾多安堅稱,不會在這場經濟戰中落敗。不過,就土耳其近年來的“三高”經濟頹勢來看,這恐怕是穩固民心的權宜之計,多過留有後招的鋪墊。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不得不用強硬的外交姿態來穩固國內市場,稱該國經濟並未處在危機中,目前也已準備好通過使用人民幣、俄羅斯盧布、烏克蘭貨幣等進行貿易結算。

就在8月10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講話後,一貫“不受威脅”的特朗普繼續加碼,“我剛剛批准對土耳其翻倍徵收鋼鋁關稅,因為土耳其里拉隨強勢的美元迅速貶值,鋁產品將徵收20%關稅,鋼產品徵收50%。我們現在跟土耳其的關係不好。 ”

這對土耳其而言,無疑雪上加霜。里拉隨後再遭重挫,一度暴跌20%,創下自2001年該國銀行業危機以來的最大跌幅。

受8月初的美國牧師布倫森事件影響,美國開始對土耳其實施一系列的製裁和貿易限制。 8月3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布重新審理對土耳其的特惠免稅待遇,涉及商品價值16.6億美元,占美國從土耳其進口總額的17.7%,里拉當日立即暴跌。

伊朗可以通過石油給美國回擊,但土耳其與伊朗不一樣,雖然有跡象顯示對美國進行對等的凍結行為,但不知道具體怎麼能凍結。土耳其的報復行為偏弱。

土耳其經濟處在高貿易逆差、高外債、高通脹的疲弱環境當中,且處在雙赤字格局(經常賬戶赤字與政府財政赤字)並高度依賴外資。國際三大信用評級機構將土耳其的信用評級調為垃圾級。

隨著全球轉向緊縮,美聯儲進入加息進程,美元開始不斷升值,新興市場資本開始回流,而土耳其作為典其中之一,且嚴重依賴美元,其國內資本市場大幅流出屬正常,自今年2月以來淨流出超過47億美元。隨著兩國外交衝突持續惡化,致使土耳其里拉兌美元自年初至今下跌近40%。

土耳其的危機會引發資金對包括巴西、土耳其等國在內新興市場的擔憂,可能會加劇其他新興市場國家資本外流程度。若土耳其的局勢難以好轉,未來新興市場國家將會被動轉向緊縮政策。

經濟的危機永遠是“牽一發而動全身”。對於土耳其來說,不斷攀升的外債和以美元結算的方式很難讓其在這場製裁中占到優勢。根據國際金融協會的數據,土耳其的年度外部融資需求,包括經常賬戶赤字和到期債務,將達到2180億美元左右。這個數字可能會增長到2400億美元,佔GDP的28%。根據Eurizon SLJ資產管理公司的數據,超過一半的債務是以美元計價的。

此外,土耳其的難民問題也將因為這次危機受到嚴重影響。目前,在土耳其境內或自願或被迫安置的敘利亞難民約在300萬人左右。一旦土耳其出現經濟危機,不僅無法對這300萬敘利亞難民提供保障,自身也將有可能產生百萬級別的經濟難民。

不過,強硬的埃爾多安沒有放棄自己的立場,於11日接受采訪時表示,美國針對土耳其的行動讓兩國關係處於危險之中,並對美國發出警告,土耳其可能被迫尋找新的“朋友”。埃爾多安表示,土耳其已準備同中國、俄羅斯、伊朗及烏克蘭這樣的大貿易夥伴國改為本國貨幣結算,放棄使用美元交易。

 

相關話題
  • 中東
  • 土耳其
  • 美元/土耳其裏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