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雅玲: 人民幣升值的理由較為牽強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院長譚雅玲在其最新文章“人民幣升值預期從何而來? ”的文章中對人民幣前景進行了分析,現節選如下:

年初至今,我國人民幣呈現兩次比較大的升值幅度,並且具有較大的異常性。一方面是人民幣升值幅度快超出預料,另一方面是外圍變量不大凸顯升值與隨從明顯。尤其是第一次人民幣升值發生在1月11日只上升到6.73元水平,但相比較刺激因素有限,異常升值措手不及;外圍美元指數在95.11點變化並不大,投機性基金的炒作嫌疑較大;畢竟當時整體新興市場貨幣也出現一輪反彈態勢。第二次人民幣升值突破6.7元關口,達到6.6924元水平,其刺激因素在於中美貿易談判出現利好跡象;儘管當時談判並未了結,但談判釋放的信息較為樂觀,市場心理受到刺激成為推波助瀾人民幣升值的理由,人民幣被升值順理成章。

當前伴隨美元指數的難以實現訴求的走勢,我國人民幣升值預期不斷加強,升值幅度依然難有根本轉變,這不僅背離與美元的關聯,實際上也不利於我國內在要素的重整與調節。近日市場預期6.3元的水平依然偏多,包括外國投行都在修正今年我國人民幣貶值下線,破7的概率基本排除;反之升值的潛力的逐漸放大,預期升值“熱情”高漲凸顯。 作為長期觀察市場走勢的研究人員,者認為人民幣升值理由牽強,尤其是金融層面的群體預期較強,這與我國當前偏金融、弱實業的結構配置有關;畢竟人民幣升值的利潤空間利好,包括所謂的股市、樓市都會有相應的提攜作用;但是市場嚴重忽略的是當前我國脫虛向實的結構調整與轉型的宗旨,這才是未來人民幣走穩或可控的重要因素和核心支持。尤其是透過過去歷史階段人民幣升值與貶值的教訓與經驗,我們更應該理性評估我國人民幣走勢的方向與區間。

相關話題
  • 中國
  • 貨幣
  • 美元/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