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元/美元2022年展望:中國威脅可能阻擋澳元反彈


  • 儘管市場環境有利於風險,但澳元/美元在2021年疫情后的複蘇勢頭減弱
  • 澳洲聯儲可能意外轉向鷹派,商品價格上漲使得澳元有復蘇風險
  • 中國貿易和經濟風險將削弱澳元兌美元的漲勢
  • 澳元/美元的周圖技術指標表明澳元反彈空間依然有限

 

澳元/美元成為2021年G10國貨幣籃子中表現最差的貨幣,年內下跌約9%。這是否提供了一個強有力的理由來見證澳元在2022年的重大反轉?

由於澳洲聯儲的鴿派立場以及大宗商品“超級週期”的暫停,澳元2020年疫情后的反彈在2021年喪失了支撐。然而,澳洲聯儲立場可能發生轉變且經濟表現改善,將給澳元在2022年帶來上行風險。在中國擔憂日益迫近的情況下,澳元的反彈之路會一帆風順嗎?

澳元/美元:回望2021年

澳元/美元從2020年3月低點0.5507反彈,但未能在2021年第一季度站穩於0.8000上方。自那以後,該貨幣對開始下行,今年位於0.7100附近。

對全球經濟從新冠病毒疫情衝擊中復甦的樂觀情緒推動美股創下創紀錄的漲勢,風險偏好情緒仍是2021年的主題。被稱為風險晴雨表的標準普爾500指數期貨今年上漲了近20%,不過澳元等高風險貨幣未能從風險偏好中獲益。

德爾塔和奧米克戎變異毒株

在全球受到德爾塔變異毒株衝擊後澳元重啟跌勢,由於澳大利亞疫苗接種速度較慢,該國受長期封鎖的嚴重影響。當時,只有不到5%的澳大利亞成年人完全接種了疫苗,其中29%接種了第一劑疫苗。

在過去一年中,澳大利亞因在抗擊全球疫情方面相對成功而受到讚揚。然而,2021年6月,該國人口最多的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再次處於封鎖狀態,封鎖期限持續到10月。在全國范圍內,41%的澳大利亞人完全接種了疫苗,63%的人至少接種了一劑疫苗。

就在經濟重新開放之際,新的奧米克戎變異毒株阻止了澳洲當局宣布開放邊境,因為有關新毒株的不確定性普遍存在。

澳洲聯儲立場偏鴿派,但對經濟充滿信心

不過澳洲聯儲在整個2021年均認為,澳大利亞經濟仍有快速反彈的能力,正如2020年封鎖期間觀察到的那樣。在9月份的貨幣政策決議中,澳洲聯儲主席洛威(Philip Lowe)表示,“德爾塔疫情爆發將推遲經濟復甦,但不會破壞復甦。 ”在12月7日的政策聲明中,面對奧米克戎變異毒株,他重申了同樣的信息。

澳洲聯儲對經濟復甦的信心是有根據的,因為這個南太平洋島國的經濟低迷程度比人們擔心的要小,第三季度GDP僅收縮了1.9%。該國穩健的零售銷售、樂觀的出口、公共支出和經常賬戶狀況,為經濟前景提供了更為樂觀的因素。

澳洲聯儲將每週債券購買規模從50億澳元削減至40億澳元,承認經濟正在好轉。但在溫和的通脹環境下,該央行堅持其鴿派立場,明確指出“在實際通脹率持續維持在2%至3%的目標範圍內之前,董事會不會提高現金利率。 ”該行確實提到,“隨著勞動力市場趨緊,預計工資增長將進一步提速”。

中澳外交爭端

由於中國是這個南太平洋國家最大的貿易夥伴,澳中外交關係的惡化加劇了澳元的痛苦。

自2018年澳大利亞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建設5G網絡以來,兩國關係一直緊張。作為回應,中國對澳大利亞大麥和葡萄酒徵收關稅,並從2020年5月起禁止了木材、煤炭、龍蝦和其他貨物的運輸。北京指責澳大利亞在從限制外國投資到新冠病毒起源等問題上採取敵對態度。中國還將矛頭指向澳大利亞對尋求庇護者進行離岸拘留,並指稱澳大利亞在阿富汗犯有戰爭罪。

更糟糕的是,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表示,他不會派遣官員參加北京冬奧會,理由是後者在遙遠的西部地區新疆的人權暴行和持續的貿易爭端。

2020年大宗商品超級週期消退

包括銅、鐵礦石和白銀在內的工業金屬價格下跌令與資源相關的澳元承壓。對不斷上升的全球通脹壓力及其對經濟增長的影響的擔憂,限制了金屬價格創多年高點的漲勢。中國地產行業陷入困境也成為關鍵的催化劑之一,削弱了金屬的需求。

然而,天然氣和煤炭價格的創紀錄飆升確實有助於緩解大宗商品貨幣的看跌壓力。由於北半球寒冷而漫長的冬季,加上供應增長弱於預期,能源價格飆升,在10月份給澳元多頭提供了短暫的喘息機會,之後澳元重啟螺旋式下跌。請注意,澳大利亞是2020年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氣(LNG)出口國。

澳元/美元:2022年關注什麼

進入2022年,影響澳元價格走勢的因素可能繼續發揮作用,不過其中部分因素將變得有利於澳元多頭。由於經濟樂觀和商品“超級週期”可能恢復,澳元反彈出現希望。

工資加速增長

澳洲聯儲一直對澳洲經濟好轉充滿信心,隨著疫苗推廣步伐加快,預計澳大利亞經濟將從封鎖中強勁反彈。

經濟環境改善可能會促使澳洲聯儲主席洛威(Philip Lowe)收回他的言論,即央行不會在2024年之前啟動疫情后的首次加息。

澳洲聯儲12月7日的政策聲明沒有帶來新的驚喜,但卻給鷹派帶來了一線希望。該央行提升了本週工資增長的前景,稱:“隨著勞動力市場緊縮,預計工資增長將進一步提速。 ”11月,洛威將工資增長的可能性與2022年可能的加息聯繫起來。

行業專家和分析師認為,到2022年下半年,澳大利亞工資增長將加快。預計工資上漲的部分原因是,在國內勞資糾紛日益增多的情況下,工人們通過要求更高的工資和/或轉移到更好的工作,行使了他們增加的議價能力。

澳洲聯儲-美聯儲政策背離消散

澳洲聯儲已表明,明年將考慮其量化寬鬆計劃(QE)且很有可能在2月會議上發出結束債券購買的信號。一旦量化寬鬆計劃結束,市場可能就會開始定價加息。隨著澳洲經濟從新冠疫情衝擊中強勁反彈,加上就業穩定、國內需求增加和大宗商品價格上漲,該央行立場很可能會意外轉向鷹派,並宣佈在2022年下半年加息。

若澳洲聯儲立場轉鷹,則美國和澳大利亞之間的貨幣市場曲線將收窄,與美聯儲之間的貨幣政策背離將消退。在2021年的最後階段,美聯儲打開了3月加息的大門,尤其是在該央行將縮債速度提高一倍至每月300億美元之後,且點陣圖顯示明年將加息三次。美聯儲立場轉鷹表明該央行依然擔憂通脹率。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CME Group)的美聯儲觀察工具目前顯示,該央行在5月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上加息25個基點的可能性為47%。

全球能源過渡和商品價格上漲

世界各國領導人正在加大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能源轉型是他們的核心議題。向可再生能源的轉變將推動對原材料的需求——包括稀土金屬、銅、鉑等——用於建造安裝和存儲解決方案。

由於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國和最大的大宗商品消費國,其經濟增長前景和政策將是支撐大宗商品價格、進而支撐澳元的關鍵。

中國的能源危機可能會延續到明年,使煤炭和天然氣價格保持在高位水平。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嚴重依賴澳大利亞的煤炭來滿足其能源需求。

為刺激經濟復甦,中國人民銀行於2021年第二次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同時工業品出廠價格有所下降,為央行進一步放鬆政策提供了一定空間。展望未來,中國的政策支持措施可能有助於澳元的回升。

中國潛在的雙重威脅

然而,2022年上半年對中國來說可能是一段坎坷的旅程,因為中國陷入困境的房地產行業問題可能會繼續蔓延,限制大宗商品價格的上行。中國房地產巨頭恆大集團(Evergrande Group)和佳兆業集團(Kaisa Group)面臨違約風險,當局正竭盡全力避免這一重大事件。

澳元復甦的另一個障礙可能是澳中關係緊張昇級,這兩個最親密的伙伴之間的貿易關係瀕臨崩潰。澳大利亞準備向世界展示,在外交和貿易關係不斷惡化的情況下,與中國脫鉤是什麼樣子。

延伸到太平洋以外,美中貿易關係也將在澳元估值中發揮關鍵作用。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1月與中國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2021年11月,美國總統喬·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了首次會晤。雙方都發表了大膽的言論,美國反對單方面改變台灣現狀的努力。與此同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拜登敦促政府不要中美貿易問題政治化。

如果美中關係惡化,可能會對市場情緒產生重大影響,最終影響澳元等風險敏感資產。

澳元/美元:2022年技術前景

因此,可以說,澳元兌美元在未來幾個月將出現大幅拋售,尤其是在2021年11月最後一周期間確認突破週圖頭肩頂(H&S)形態之後。

澳元兌美元在2022年下半年反彈以及今年的下跌令其在周圖上形成了頭肩形態。 11月底匯價連續四周下跌,突破該形態的頸線0.7158,為未來大規模下跌鋪平道路。該形態的目標位在0.6190,這是2020年4月以來未見的水平。

不過自2020年3月底部0.5508至2021年2月峰值0.8008之間升勢的38.2%斐波回檔位位於0.7063,構成關鍵支撐位。

自2020年10月以來匯價多次自該位反彈。 10週MA均線升破200週MA均線形成看漲交叉,也為澳元多頭提供額外支撐。

匯價已經升破形態頸線(目前位於0.7170),但收復0.7200的障礙對澳元進一步反彈至關重要。 100和200週MA均線徘徊於該心里關口附近。

若澳元兌美元上漲勢頭改善,則下一阻力位於看跌的21週MA均線0.7298,若突破該位,多頭將挑戰同樣升勢的23.6%斐波回檔位0.7432。

更上方,多頭將再度考驗下降的50週MA均線阻力位0.7513。自2021年9月以來匯價未能強勢升破該均線。

值得一提的是,若澳元收復0.7550,則將導致頭肩頂形態失效,之後將強化進一步看漲興趣。若持續升破後者,多頭將重新關注2021年峰值0.8008。

另一方面,若週圖收盤於38.2%斐波回檔位下方,則將強化看跌傾向,並打開跌向50%斐波回檔位0.6768的大門。澳元多頭最後的防線為61.8%斐波回檔位0.6474。

週圖相對強弱指標升勢暫停,轉跌至中線下方。這表明澳元兌美元未來一年的反彈勢頭可能減弱。

澳元/美元波浪理論分析

fxsoriginal作者: Gregor Horvat


澳元走出了一個巨大的下行通道,這意味著該貨幣對最有可能處在一波更高級別的調整中。但調整處於三浪中,因此2022年澳元可以進一步上漲,但之後將進行B浪回調,這是目前正在運行的,在多頭啟動C浪之前,匯價將回落至0.6600區域附近。


fxsoriginal

Feed news

最新新聞


最新新聞

推薦內容

通過FXStreet的專家預覽來了解市場走向

通過FXStreet的專家預覽來了解市場走向

用我們的預測調查來達到妳的目標,這是壹種情緒工具,強調了主要市場專家對近期和中期價格的預期。這是壹張獨壹無二的匯率熱點圖,顯示了市場情緒和預期的走向。

外匯預期調查

用最快速的財經日歷來交易這些事件

用最快速的財經日歷來交易這些事件

通過查看我們的經濟日歷來了解外匯市場的動態——從當前的經濟事件到經濟指標——我們涵蓋了來自世界各地的1000多個事件。

財經日歷

使用FXStreet的交互式圖表來跟隨市場

使用FXStreet的交互式圖表來跟隨市場

明智地使用我們的互動圖表,它超過1500資產,銀行間利率,和廣泛的歷史數據。它是壹個必須使用的在線專業工具,為您提供壹個前沿的實時平臺,完全可自己設置且免費。

行情圖表

用技術融合指標發現關鍵交易水平

用技術融合指標發現關鍵交易水平

用它也能改進您的入場和出場點。它能檢測移動平均線、斐波納契或樞軸點等幾個技術指標的擁擠程度,並重點使用這些指標作為多種策略的基礎

技術融合指標

先來看看FXStreet的報價表格

先來看看FXStreet的報價表格

不要浪費時間去比較許多仲介機構的匯價。所有的資訊都在一個地方——就在這裡。利用我們對不同市場(包括外匯、大宗商品和股票交易所)超過1600項資產的即時銀行間報價表格。

更多的資訊

主要貨幣對

經濟指標

次要貨幣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