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面因素密集,歐元前景黯淡

進入2月以來,歐元兌美元匯率持續走軟,目前已經失守1.13關口。儘管本輪歐元跌勢具有多重原因,但令歐元尤為沮喪的是,歐美國債息差也正為歐元的跌勢“背書”。

在過去一周,美債收益率持續攀升,而基準十年期德國國債收益率卻距離0%只有一步之遙,為近三年來頭一遭,因為歐洲的經濟表現停滯不前,且全球貿易的擔憂促使投資人紛紛避險。

如下圖所示,德國與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之差近期已跌破了上升三角形整理區間,這與歐元過去幾週的跌勢相呼應。

策略師指出,英國無協議脫歐、意大利政局動盪或勞動市場惡化等風險,都可能會導致德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變成負值。

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回跌到零以下是在2016年,當時歐洲央行挹注歐元區經濟大筆資金,以振興經濟。如今投資人找尋避風港,他們懷疑,在下一次全球經濟衰退到來前,歐洲央行恐怕錯失將存款利率從紀錄低點-0.40%上調的機會。

“如果德國消費者繼續看緊荷包,那麼德國公債收益率可能低於零,”AllianceBernstein Holding LP的基金經理John Taylor說。 “我認為結束量化寬鬆政策的影響會更大,但經濟數據令人失望似乎進一步壓低收益率。 ”

週三公佈的數據顯示,歐元區12月份工業產值較11月份下滑0.9%,降幅是預期的兩倍,同時也是2009年以來的最大年度降幅。

Pantheon Macroeconomics首席歐元區經濟學家Claus Vistesen指出,“該數據略差於我們的預測,去年第四季度工業產出下降1.4%,我們預期下降1.2%。我們預計歐元區第四季度GDP預估至將從0.2%下修至0.1%。 ”

彭博稱,這使得歐洲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面臨2019年僅達到1%增速的風險,較2018年大幅放緩,甚至連歐洲大陸的強國德國也陷入了困境。儘管歐洲對經濟增長乏力並不陌生,但與以往不同的是,最近一輪經濟疲軟的程度和突然程度有所不同,因為經濟放緩正在衝擊該地區的核心地區。

希臘等國是過去經濟低迷的根源,但這一次,德國的前景在製造業長期低迷之後正在崩潰。經濟數據顯示,歐洲經濟的領頭羊德國經濟顯露頹勢,2018年GDP增速放緩至1.5%,不及2016年和2017年的2.2%,創五年新低。德國聯邦統計局表示,德國經濟在2018年第三季度出現萎縮後,第四季度小幅增長,因此才避免了“技術性衰退”。法國的家庭支出也陷入停滯,該國還受到黃色背心抗議的困擾。

安聯副首席經濟學家Ludovic Subran表示:“這兩個國家的經濟總量約佔歐元區經濟總量的一半”,如果這兩個國家出現任何協同收縮,都將確保歐元區陷入衰退。他說:“如果法國停止消費,德國停止生產,那麼歐元區將面臨一個重大問題。 ”

德國商業銀行分析師表示,歐元兌美元跌破並沒有收盤於1.1265下方,若匯價守住該區域將反彈至200日均線1.1535和10月中旬高位1.1623;

法國興業銀行外匯分析師主管Kit Juckes表示,歐元兌澳元空頭正在奏效,我們傾向做多挪威克朗和加元兌歐元,美元或英鎊。

歐央行已經承認經濟前景的風險偏下行,強烈暗示可能2020年加息,此前市場預期今年夏季加息。

 

相關話題
  • 歐洲央行
  • 歐元/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