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解讀中國央行定向降準

4月17日,中國央行宣布,從2018年4月2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製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同日,上述銀行將各自按照“先借先還”的順序,使用降準釋放的資金償還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貸便利(MLF)。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降準置換中期借貸便利,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取向保持不變。以2018年一季度末數據估算,操作當日償還MLF約9000億元,同時釋放增量資金約4000億元,大部分增量資金釋放給了城商行和非縣域農商行。

對於中國央行今晚的定向降準措施,明天股市將如何走?市場如何解讀呢?

據新浪財經,2014年以來,央行共進行了8次降準。其中3次為定向降準(2014年4月,2014年6月和2015年6月),5次為全面降準(2015年2月,2015年4月,2015年9月,2015年10月和2016年3月)。降準之後的30天,股市只有2次下跌,其餘均上漲。漲幅最大的一次是2015年2月,上證綜指上漲達16%。

華創策略評央行降準:為金融去槓桿做好安全墊

1、今年貨幣條件、利率環境比去年要樂觀,前期觀點正在驗證;

2、盡力避免內、外部壓力共振,國內政策的抓手在貨幣;

3、不再擔憂匯率波動,人民幣因套利原因,幣值堅挺,貨幣政策寬鬆空間打開;4、為接下來金融去槓桿、防風險做好安全墊。 5、對市場影響,股債再平衡、藍籌白馬再平衡。

國金證券李立峰:

隨著外需今年的高度不確定性,今年貨幣政策理應有所轉向,由中性偏緊轉向適度擴大內需。今天披露的“央行針對部分銀行實施定向降低存款準備金率”,正印證了我們的這一看法:貨幣政策在微調轉向。

平安證券:

近期高頻數據顯示國內增長動力下行,疊加對貿易戰不利影響的關注上升,使得二季度本可能發生的金融監管政策收緊的概率下降,而央行流動性操作放鬆的時點提前(之前我們判斷會發生在第三季度)。央行此舉具體影響有待觀察,但直接影響是利好債市,有助於穩定股市以及宏觀經濟。

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

央行對部分金融機構降準以及置換中期借貸便利(MLF)的操作,其目的在於增加長期資金供應,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釋放4000億元增量資金,增加了小微企業貸款的低成本資金來源,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對於穩定經濟增長有正面作用,對於股票市場的穩定也有非常好的正面作用,屬重大利好消息!

華泰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李超團隊:

今年年初以來,國際收支平衡和金融穩定在貨幣政策中的目標相對弱化,而穩增長和控通脹問題均顯現了預期的變化,貨幣政策很可能從穩健中性轉向穩健靈活適度,即當前的貨幣政策首要目標缺失。李超認為,當前貨幣政策是在去金融槓桿、穩經濟增長、防融資下行之間權衡,處理好信貸、社融、M2的穩定是關鍵,而保證商業銀行負債穩定成為重中之重。

法國興業銀行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姚煒:

中國央行下調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是減輕去槓桿痛苦努力的一部分。 “隨著影子信貸增速迅速下降,銀行需要盡可能的幫助以維持正規貸款的投放,”姚煒表示。

渣打銀行大中華區和北亞首席經濟學家丁爽:

中國人民銀行決定下調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並非顯示央行放鬆流動性條件。丁爽表示,注資對於未來幾個月維護流動性穩定和保持M2增速在同等水平上是必要的;他說,中國人民銀行堅持了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取向;隨著外匯儲備停止增長,意味著央行無法再通過購匯釋放流動性,如果不降準的話,人民銀行將需要做更多的MLF操作;丁爽表示,降準是更好的貨幣政策工具,因為它給銀行提供了更低成本的資金,而且不需要不斷地續作,這將有助於維護流動性的穩定;考慮到企業年度和季度的納稅問題,4月份還將有額外的資金需求,丁爽表示,流動性注入也將有助於對沖這種季節性效應。

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分析師王一峰:

中國央行此次定向降準具有深刻的歷史背景和現實意義,替換MLF來進行相應置換,總體有利於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中性適度。定向降準減輕公開市場操作壓力,降低銀行體系成本,促進服務實體經濟;未來依然可以運用更多結構性的定向流動性優惠舉措,鼓勵商業銀行補齊供給短板,加大對扶貧、小微、“三農”和綠色金融等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甚至不排除普遍性降低存款準備金率;進一步釋放流動性的外部約束在變弱,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預期穩定,為進一步採取激勵措施深度釋放流動性創造了條件,當前影子銀行體系的收縮反映出,銀行體系負債問題持續發酵,導致流動性脆弱程度與日俱增,進而出現了製約信貸投放的跡象;存款增長的乏力已經且正在造成巨大的衝擊,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一是所有融資主體均面臨成本上升的壓力;二是表內資金價格存在一定程度的跳升風險;三是影子銀行體係可能存在現金流斷裂風險;四是信貸放也可能因為存款增長乏力而受到約束。

研究公司Trivium China的聯合創始人Andrew Polk:

鑑於中國央行希望改善銀行體系的流動性結構,今年可能會進一步降準。 “一個關鍵的驅動力是,2017年全年銀行同業拆借的減少,”Polk表示;“從去年12月份開始,城市商業銀行等規模較小的銀行開始對央行表示,如果沒有相抵消的流動性渠道,它們即便可以降低短期銀行間倉位,幅度也不會很大。中國央行是想表達,希望銀行繼續進行銀行間的去槓桿化,但承認不得不有所取捨”。

“中國存款準備金率逐步、結構化地下調對銀行體系的整體運作和流動性結構而言,將是一個積極的進展,”Polk表示。

相關話題
  • 股市
  • 中國人民銀行
  • 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