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將逐步認清QE的失敗 - 美銀美林

美銀美林分析師Barnaby Martin在近期報告中指出,各國央行實行多年的寬鬆政策,導致投資者都蜂擁持有風險資產,但如今這種情況即將發生轉變,這也將意味著&ldquo ;2019年初對於市場而言是完全未知的領域。 ”

而從經濟狀況來看,目前全球都面臨增長壓力,但在Martin看來,沉重的債務負擔卻令各國推出新刺激的空間大大受限。而且在過去一年半時間裡,全球貨幣供應增速已經在快速下滑,M1同比增速已經跌至逼近2008年中的水平。

因而Martin指出,在當前全球經濟增長面臨壓力的背景下,沉重的債務負擔已經成了各國未來推出新刺激措施的最主要障礙。

至於這種負擔到底有多沉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期曾作出專門研判。 IMF本月初報告指出,全球債務水平已經升至184萬億美元,創歷史新高,相當於2017年全球GDP總額的225%。

這也引髮美銀美林的擔憂,Martin在報告中表示,如今全球通脹前景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這有可能導致市場關注焦點重新轉移到對全球債務水平的擔心上來,尤其是在各國量化寬鬆(QE)相繼退出之際,這實際上也意味著量化寬鬆的失敗。

Martin指出,在雷曼危機爆發之後,儘管全球央行實施了多年的寬鬆政策,但經濟體中那些脆弱因素依然存在,這些數據就是明顯的例證:

全球債務水平位於歷史新高,2018年二季度就已升至179萬億美元,對全球GDP的佔比達到230%。

自2008年以來,全球債務水平上升了62萬億美元,增幅達到53%。

雖然發達經濟體依然是債務負擔最嚴重的地方——債務對GDP的佔比達到260%,金融危機以來新型經濟體的債務負擔也在飆升,而且增加的數量超過了發達國家去槓桿的數量。

在過去10年,非金融公司對全球債務的增長起到很大推動作用。

Martin表示,不少歐洲國家債務問題尤其嚴重,這包括丹麥、荷蘭、瑞士以及挪威的家庭債務狀況,愛爾蘭、荷蘭、比利時、瑞典以及法國等地的公司債務,以及日本、意大利和葡萄牙等地的政府債務。

相關話題
  • 國內生產總值
  • 銀行